Critical Immortality

AllHP|Harry Only|不吃逆 不吃

我靠 有这么厚!爱你们😭💕

阿根想亲小甜心:

我们的CDHP本子打样出来啦~~😆😆之前参与印调的小天使们久等啦,进来瞧一瞧看一看

艾特作者小天才@西宫婉柠 日常夸一夸亲一口wuli姐妹花!

本子有五个硬币那么厚,吃的一本满足,特典是三张明信片,其中两张可以当做圣诞节贺卡
( 提前祝大家圣诞节快乐|•ˇ₃ˇ•。)

作为第一个拿到本子的人超开心,打开就美滋滋重温了一遍,顺便给新篇《知乎体的故事》疯狂打call!!!
这是一个催人泪下(?)的虐狗故事,宝贝爆料了好多关于学长不为人知的小秘密,超级超级甜!看得我好想谈恋爱啊!拥有一个学长男朋友的宝贝好幸福好羡慕……邀请大家一起来吃CDHP的狗粮!

打样确定之后很快就会进入贩售阶段啦,到时候还会再搞优惠活动的,具体事项请大家继续关注作者的微博和lof主页!再次指路作者主页 @西宫婉柠 

感恩我们塞哈这个冷圈里还在坚守的小天使们💕感恩大家的每一张投票💕

我家的小学长和小宝贝给大家制作了福灵剂,祝每个购买本子的小天使天天好心情好运气😚

【塞哈】【CDHP】That's No Way to Kill a Rumour

标题:That's No Way to Kill a Rumour
作者:SweetSorcery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51058
配对:Cedric Diggory/Harry Potter
分级:成人级
警告:未成年
梗概:在Harry和Cedric的话题上,Rita Skeeter有很多话要说。但她究竟知道什么呢?








译者注:1. 授权要了,但作者没反应。。。
2.人名有时用中文有时用英文因为译者是懒癌晚期,英文名短、顺手就用英文,否则就用中文。



正文


“她真的已经这么做了,那该死的女人!” Ron惊叫起来,把预言家日报拍在早餐桌上。“Hermione,你有没有——”
“嘘——!”Hermione嘘他,她的头向左边点了几下仿佛是要甩掉什么东西或是甩出耳朵里的水。
Ron傻傻看着她。“你是疯了还是什么?”他理智地问。
“Harry!给我…Ron!”她哀叫着抓过报纸塞到桌下,就在Harry走到Ron身后的一霎。“早,Harry,”她夸张地用欢快的调子说。
Harry眨眨眼睛,“呃…早,Hermione。Hi,Ron。”他摇晃着坐下来。“有什么新鲜事?”
“哎哟,这不是圣人破特吗!尽管不是像那样圣洁,显然。”后面响起三个大笑的声音。
“哦不。”Hermione在她的脆玉米片碗上垂下了头。
Harry冷笑着转身抬头看向那站在他身后的小团体。“你想要什么,Malfoy?”
Malfoy嬉笑。“我想要什么?好吧,首先是,我想要谢谢你在我周围的时候管好了你的手。”
Harry瞪着他。“什么?”
Ron怒视Malfoy和他的跟班。“滚开(bugger off “bugger”又有鸡奸者的意思),Malfoy。”
“那似乎更符合Potter的…偏好,”Malfoy反驳。他的恶棍跟班适时响应地窃笑起来。
“别再说得像猜谜一样了,Malfoy。”Harry怒视他。“如果你想说什么就直说。”
“为什么?你很急吗,Potter?有个约会?”Malfoy咯咯笑,然后用一种惹人厌的唱歌般的音调继续说,“一个迪戈里约会?”
Ron咬牙。“操你的滚开,雪貂。”
Malfoy对着他冷笑,然后向Harry露齿窃笑。“看起来你的宠物鼬鼠在嫉妒,Potter。你总是可以试试三人行的。”
这一次,甚至一些非斯莱特林也在暗自发笑。
Harry简直是大吃一惊。他完全无视了Malfoy,而是转头对着剧烈脸红的Ron。“他究竟在说什么,Ron?这到底跟Cedric有什么关系?”
“哦哦哦,Ceeedric!” Malfoy柔情地说,然后做了个夸张的昏倒的姿势。
这个节骨眼上Snape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正赶上Draco假装中了昏迷咒跌倒的时候。“去吃你的早餐,Malfoy先生。今天你是绿色的耻辱。”
Malfoy眨眨眼睛,脸变得通红,没有一句话地照做了。
Snape对着Harry和Ron冷笑,继续大步走过。
Harry若有所思地盯着早餐桌,然后盯着对面看起来尴尬愧疚的Hermione,接着又看回Ron。“你们两个最好有人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别逼我用咒语对付你们。”他咆哮。
Hermione叹了口气,从她身旁的长椅上拉出报纸,递给了Harry。
Harry抓过来打开它。
“额嗯,不,Harry。头版。”Ron咕哝,然后把脸藏在盛了茶的马克杯后。
Harry对他皱眉,合上报纸,然后看起了头版。
那就是了,恰恰在正中的位置。Rita Skeeter想必强烈要求了这篇报道在当天报纸中的优先位置。大标题并不令人看好:




三强争霸赛选手和他们的不洁秘密









下面更糟。Harry快速浏览了文章内容,只看到了一些诸如Viktor Krum被目击到和Fleur Delacour在德姆斯特朗游船的甲板上赏月的垃圾。当他看到自己的名字,他把速度放缓,眼睛越张越大。



Harry读到他和Cedric Diggory的闪电式恋爱时不禁咽气。显然,这段关系始于激情四溢的魁地奇世界杯,在那里Cedric凭借一己之力从大群食死徒手中拯救了他,将他一把抓进他健壮的臂弯里然后用门钥匙将他俩转移到安全处。消息称,根据Rita Skeeter的说法,Harry Potter自从上一年Diggory不情愿地赢了格莱芬多之后就喜欢上了这位英俊的找球手。而这一切不是很甜蜜吗?敬请期待后续报道,预言家日报。



Ron和Hermione交换了一个眼神。“并不是说好像会有任何人相信这里面的任何一句话,”Hermione试探地说。



Harry盯着她,然后扫视了一圈大厅,自从Malfoy的滑稽表演之后整个大厅都很安静,仿佛每个人都在越过Harry的肩膀偷看报纸。然而从聚集人群脸上的表情来看,Harry猜想每个人都已经在他之前看过报纸了。“是的,Hermione。”



她叹气,Ron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就在此时,大门打开了,一群赫奇帕奇的学生走了进来。他们带着杀人的眼神——如果赫奇帕奇有这种东西的话——瞪着各色人等,中间环绕着Cedric,仿佛在警告每个人不要对那篇文章说一个字。



Harry注意到Ernie Macmillian手中有份预言家日报,很快抬起头。他的视线对上Cedric,两人都脸红了,在Cedric坐下来吃早餐的时候迅速断开眼神接触。



Harry把报纸扔在餐桌上,抓了一根香蕉站起来。“不太饿,”他告诉他的朋友们。他竭尽所能地无视了那些跟随他的窃笑和口哨声。



* * *







如果Harry期望事情就这样结束,期望所有人记得Rita Skeeter写的东西除了垃圾什么也不是,那么,他大错特错。显然,有些鬼话能更大程度地娱乐到学生们。







接下来的几个星期对Harry来说就是场障碍赛。他的唯一安慰只在于其他三个勇士的境况也并不好。任何时间,只要他们中的两个以上集中在同一个地点,Rita Skeeter和她的摄影师跟班就会突然出现,戴着心领神会的诡异笑容和一根时刻待命的速记羽毛笔及闪光灯。情况糟到选手们决定避免在公开场合一起露面。这样使那些新闻报道稍微消停了一阵子。







至少到那天Harry在庭院里走向Cedric告诉他龙的事为止,因为让烦人的记者见鬼去吧,他不能让他毫无准备地就这样走进一个任务然后被烧焦,他能吗?







第二天预言家日报的头版登着一个红着脸的、信心十足容光焕发的Cedric越过肩膀给他的赫奇帕奇伙伴们一个得意表情,跟着Harry走去一个更私密的地点。这张明显暗示有罪的照片和标题一起登在顶端:










Harry Potter向他的勇士同伴施咒









Harry的下巴几乎快掉到他的麦片里了。



在那天,一切在过去几个星期渐渐消逝的谣言又蜂涌而归。斯莱特林们在走道里窃笑、怪笑着,拉文克劳对一切都傲慢视之,格莱芬多时刻准备给任何含沙射影的人来一拳,赫奇帕奇看起来以他们所能有的最大程度愤怒着。



甚至第一个挑战的媒体效应能盖过对勇士们情事猜测的希望也立即灰飞烟灭。



第一个任务结束一天之后,预言家日报的头版展示了一张任务前在帐篷里聚集的参赛勇士们。在照片里,Rita的羽毛笔扫弄着Victor Krum的下巴,Fleur Delacour则对其怒目而视。接着图片移动到Rita环着Cedric的背,而Harry激烈地怒视着她。










战火如荼不及勇士情热









预言家日报那天如是宣称。下文:







对于勇士们的温暖爱巢——专用帐篷的外部入侵者,保加利亚勇士Victor Krum的反应非常激烈,威胁性地绷紧了他的肌肉。甚至连平时温文有礼的Cedric Diggory也对非勇士人员的出现反应糟糕,冷眼注视着不幸的拥抱哈利波特的格兰杰小姐。而Delacour小姐和Potter先生自己—好啦,亲爱的读者,你们自己看吧。显然,竞赛任务已被遗忘,今年联赛真正在紧要关头待君攫取的奖品是真心!



“她真是完全疯了,” Ron下了结论,把报纸揉成一团丢过他盛粥的碗。



Hermione谴责道,“她在把三强争霸赛变成一出肥皂剧。”



“一出啥?”Ron困惑地问。



当赫敏试图解释,Harry的视线落在Cedric Diggory身上。手上拿着报纸,那赫奇帕奇正好和几个朋友走进来,看着他露出一个斜斜的、抱歉的微笑。Harry同样回以无助的笑容。



“麻瓜电视……”赫敏在咕哝。“必须说在学校我也不怎么想念它。”



“哈?”Harry已经忘记他们在谈论什么。



“Harry?”赫敏问,追随着他视线的方向。



“没什么。”他马上说,攻击着他盘子里的培根。



她皱眉。“别让它影响你,”她说。“她不值得。”



“当然不,”Harry说,微微笑了一下。



“我觉得你其实适应得不错,Harry,”Ron严肃地说。



“反正里面也没什么重点,对不对?”Harry问,津津有味地把食物塞进口中。“她总会写她想写的。”



“嗯哼。”赫敏给了他一个评估的眼神。



* * *







如果有人认为圣诞舞会会转移Rita对写她那些文章的专注力,他们就大错特错了。舞会后一天当报纸被钉在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门上,一张大到足够引人注目的照片被刊登在上面—Harry和Ron就是在去吃早餐的途中发现它的。它展现了勇士们的开场舞。







“见鬼了!”Ron惊呼,盯着它看。“他们是怎么把它篡改成这样的?”



Harry对着照片眨了眨眼睛。然后又眨了眨眼睛。







他跌跌撞撞地滑过舞池,视线越过帕瓦蒂的肩膀,Cedric和Cho正舞过他们身边,专注地看着他。他,而不是Cho。而随着照片播放到一个美妙的三连转,无可否认地Harry的眼睛对上Cedric,并且这一对视持续了一段长到不合适的时间。正如恰当的照片抬头所示,大概没人能否认:










情迷圣诞舞会









Harry吞咽了一下。他不知道巫师照片还可以“被篡改”,像Ron说的。他略过那天配图的文字,但无法不思索Cedric是否完全知道这事了。



* * *







Cedric Diggory在和Pomfrey夫人短短聊了几句后走回赫奇帕奇公共休息室,就在此时越过庭院注意到了Harry。那个较年轻的学生正穿过两根柱子之间。







Cedric咬住嘴唇,思索着是否走回头路对他们两人来说会更安全。但就在这个时候他又看到了其他的人,在庭院的远端,他们一旦经过下一个转角就会看见Harry。“Harry!”他以自己敢发出的最大音量嘶声说。







Harry无聊地走着,听到他的名字,他抬起头停了下来,不幸地,显然在想要怎么做。



没时间优柔寡断了。Cedric没耐心地喘着气向他走了几步。“Harry,快!”他更大声地喊道,向Harry招手示意。



Harry皱眉,但当Cedric冲庭院方向点头示意的时候,Harry看见Rita Skeeter和她的摄影师快要赶上他了。



他低声诅咒,意识到分秒必夺。他紧张地环顾四周想寻找一个藏身之地。



Cedric也在做同样的事,然后迅速移动到Harry身边抓住他的手臂。“这边,”他嘶声,拉开一扇门冲了进去,把Harry紧紧拥在胸前。







片刻之后,Harry发现自己在完全的黑暗中了,门在他面前摔上,而他向后摔向Cedric怀里。Cedric在他身后,Cedric在喘气。



“我们在哪儿?”



“壁橱里,”Cedric在黑暗里低声说。“对不起。”



“没事,”Harry低声回应。“谢谢。”



Cedric微笑起来,当然Harry不可能知道。



Cedric的手臂仍然架在他胸前仿佛是要把他固定在原位。他没有任何急忙离开冲到外面面对Rita Skeeter的意图,但他觉得也没必要指出。







他们能听到敲在鹅卵石上走近的高跟鞋的踢踏声和Skeeter对摄影师“时刻睁大双眼,以免他们错过任何一个完美多汁的瞬间”的指示。然后脚步停下来了,Skeeter和她的跟班开始谈论一大堆预言家日报的垃圾和他们整出的花样繁多的采访。听上去他们就停在壁橱的外面。







Cedric叹气。那轻柔的呼吸翻动了Harry的发丝,令他颤抖。



“你还好吗?”Cedric非常轻柔地问。



“还好。”Harry低语,闭上了双眼。他肯定他能感觉到Cedric的心跳。那赫奇帕奇的运动套衫和衬衫袖子肯定卷了起来。



Cedric的眼睛睁大了。他希望用某种方式挣脱这壁橱里的黑暗,从而分辨出Harry和周围的环境。这里空间非常狭小,Harry的背紧紧抵在他前面。不知怎么在他前臂敏感的皮肤上感觉到心跳是令人安心的;他从不喜欢黑暗。Harry似乎也不在意他的手臂粘着他的胸膛。或者也许他是没注意到。







Harry当然注意到了,但他不敢呼吸得太重或是以任何可能驱逐那令人愉悦的重量的方式移动。



他们可以清清楚楚听到外面两个说话的声音,但Cedric和Harry都不再聆听这场对话了。仿佛在他们的距离间有一个嗡鸣的蜂箱。



Cedric寻思他为何会闻到蜂蜜的甜味,然后意识到他们一定在某个清洁壁橱里;那是整个城堡里都用的木头抛光剂的味道。空气里还有一丝香草的踪迹,但尽其努力Cedric也无法搞懂它从哪儿来。直到他的头向前倾才意识到一定是Harry的洗发水。但Harry还释放出一点桃子和麝香的气味,这些加起来令Cedric头晕目眩。他听到自己轻微的呻吟吓了一大跳。







Harry猛吸了一口气,Cedric不经意的呻吟在他脊椎上产生了令人愉悦的蜷曲。他的嘴唇张开,但什么声音也没发出,只有那缓慢无声的吐吸。



Cedric稍稍调整了头的角度,他的鼻子刷过那丰茂乌黑的发丝。



Harry在Cedric的鼻子埋进他头发的时候努力保持完全不动,他胸前的手臂几乎难以察觉地收紧了。比起听到,他更多是感觉到了急促的呼吸,终于禁不住低声喃喃,“Cedric,你是……”他吞咽了一下。“你是在闻我吗?”







Cedric停了下来,但并没有移开。“嗯哼,”他尴尬地轻哼。他喷在Harry头发里的呼吸很温暖,当他说话的时候双唇在Harry的头骨上如影随形。“对不起,Harry。你……你太好闻了,”他说,他的声音低沉沙哑。他因恐惧闭上了双眼。







Harry咬紧下唇忍住想呻吟或大笑的冲动,花了一会儿让自己重新镇静下来。“谢谢,Cedric,”他好不容易挤出一句,但声音里有一丝窃笑。



Cedric完全明白这情景的滑稽,也笑喷了,但立即意识到如果他们以咯咯傻笑告终,Skeeter和那架摄影机马上就会冲进来和他们一起了。“嘘,”他在嬉笑间嘘道。



一连串笑声盘旋在Harry喉咙里,他晃得直往Cedric怀里倒。



Cedric自己也傻笑着,不过他知道你需要做点什么,引开Harry的注意力。在被抓到之前转移他们俩的注意力。要是被发现他们一起在壁橱里那可就完了!







这想法也没能抑制Cedric放错地方的幽默心,快速思考之下,他移动手臂,抓住Harry的肩膀,奇迹般地没有打到或打下任何架子上的东西。“必需安静,”他低语,用手找到Harry的下巴,低下头。一开始他失了准头,嘴唇撞到了Harry的鼻子,接着又撞上他的脸颊,但最后,他成功覆盖了他的嘴,勉强才阻止了新一轮爆笑。



Harry的身体在他双臂中完全僵住了,几乎是仿佛直到这一刻发生,Harry都不相信Cedric真的在试图吻他。







有一瞬间,Cedric以为单纯的震惊已经足够抑制想笑的心情,而他应该在Harry开始剧烈挣扎并严正要求之前放开他。但就当他非常不情愿地准备后退,他的嘴唇正要和Harry的分开,那格兰芬多的手指像爪子一样扎进他的上臂,把他拉了回来。



Harry的嘴笨拙强力地压住他的,简直要压断两人的鼻子。



Cedric压抑下吃痛偏过头,他们的双唇完美地合上了。Harry的紧握放松了,他沉进Cedric怀里,Cedric抬起双手捧住Harry的头,更深地吻他,这个吻里的屈服意味比他敢希望的更多,或许比他能处理的还多。







Harry在颤抖。他在每一个他们双唇能产生的最小的喘息空间里发出柔软细小的低泣声,而因为他们无法承担被发现的后果,这意味着他们只能继续接吻。



最后,几乎要喘不过气了,Cedric才放开Harry的脸,用双臂环抱住他。







Harry贴着Cedric的肩膀微笑,然后他又突然喘了一下,因为Cedric的唇贴在了他的脖子上,继续在那里轻柔地亲吻、啄舔、品尝他的脖子。他呻吟起来,非常小声,当一条手臂把他紧紧压住靠在较高的身体上,同时有一只手爱抚着他的侧颈,他用力闭上了双眼。



当Cedric的嘴揪住他的脖子不放,用力吸到会产生淤青的程度,一个呻吟就要从Harry嘴里呼之欲出,在那之前一只手快速地移上来捂住它。他的嘴唇仍然张开着,Cedric的食指正放在那缝隙上;Harry情不自禁地用舌头轻弹它。







Cedric顿时浑身一颤,抵着Harry的脖子发出呻吟,然后轻轻咬了下去。



Harry报复性地又舔了一下,而这次,Cedric让手指滑进他双唇间,Harry则贪婪地吮吸起来。



这立即对Cedric产生了无可否认的影响,Harry感觉自己浑身都羞得发红。他的心脏疯狂跳动着,他也知道自己这是冲昏了头脑,但他无法停止。他在Cedric的手指上闭合了双唇,用力吸着,随着一个抵着他脖子的柔软呻吟,Cedric将左膝推进Harry的双腿间。







Harry被这动作抬起来,只能以脚尖着地,如救命般紧紧抓住Cedric。嘴唇环绕着稍稍退出的指尖发出呜咽。



Cedric的腿以一种缓慢温柔的节奏前后挪动,Harry轻咬住他的手指来防止大声的呻吟。Cedric那传来的呜咽令他睁大了眼睛。“对不起,”他轻声说。



“没事,”Cedric在他颈边低语,声音低沉沙哑,但他抽出了手指沿着Harry的唇勾画,弄湿了那柔软饱满的唇肉。“我好想看见你,”他遗憾地喃喃。



“我就是一团糟,”Harry颤声咕哝,虽然Cedric在他唇上湿润的手指已经令他浑身都颤了。







“很好,”Cedric发出喉音,再次用嘴唇替代了他的手指。然后两只手都放到了Harry的胯上,滑到他光滑紧实的臀瓣下面,将他拉起来贴住自己。他的大腿紧紧贴着Harry大腿根部,他能感觉到自己在对Harry产生什么影响。知道他应该停下来。但不认为自己做得到。



Harry的一只手攀着他的肩膀,拼命抓住,接着,闪电般地,另一只手伸到他们中间,隔着羊毛长裤包裹住他,这令Cedric颤抖,抵着Harry 的喉咙呻吟起来。当终于能集中思想的时候,他才退后,“不!”他绝望地低声说,气喘吁吁的。







Harry试图再次吻他,没有移开他的手,反而捏得更用力。“我想要,Cedric。求你了。让我做。”



Cedric喘着气,将Harry紧紧拥住,令他不能在移动手指,仅用一条手臂环住腰部支撑他,温柔地移走了那只在他们之间戏弄的手。“还没到时候,Harry。不是现在。”他喘得厉害。“不是在这儿。”



Harry叹了口气,脸贴在Cedric胸上。“很快?”







Cedric用双臂环住他拥紧。“是的,很快。我会设法让你知道的。”



Harry贴着Cedric柔软的羊毛套衫微笑了。“好吧。”



Cedric捧起他的脸,这一次,当他低下头亲吻Harry,他们的嘴唇立刻合在了一起。



外面嗡嗡的谈话声渐退,Rita Skeeter的高跟鞋踢踏声随着距离远去。



又过了一分钟,Cedric不情愿地放开Harry,绕过他小心地打开门。“我们应该……”他叹息着说。







“是的,”Harry同意,向外迈了一步,Cedric紧跟在他身后。外面有一束光,肯定是阳光了。两人都眨了眨眼,有些迷失方向,太过慌张而不适合公共场合。



Cedric看着Harry,他的双眼因愉快和深情而闪着光,“你是对的,你真的一团糟。”他点头示意Harry头发的状态,向四面八方支楞着。很难不伸手进去帮他理干净。



Harry脸红了。“你也是。尽管如果我能够到你的头发你就会更糟了。”



Cedric大笑,走近了一步,然后又重新考虑了一下还是不做为妙。“很快,”他转而低语,在他眼中写着承诺。



“说了可不准赖账。”



Cedric露齿一笑,正要转身离开,就看到半空中一支发光的绿羽毛笔悬在一根柱子旁,对着一本笔记奋笔疾书。他咒骂着扑向它,但它飞远了。“Shite!”



Harry在大笑,Cedric转过身惊恐地看着他。“你不介意?”Cedric问。



Harry脸红了。“猜想无论她写了什么还是会像她其他所有文章一样真假参半。”



“她有一种透过表面看事情的诀窍,是不是?”Cedric同意,一个柔和的微笑出现在他唇上。



“迷人的赫奇帕奇,”Harry以一种相同的调调回应。



Cedric看着他,看得Harry麻到脚趾。“很快。”



Harry点头,看着Cedric走开。







第二天预言家日报的头版就大张旗鼓地登了一张Harry和Cedric走出壁橱的照片,看起来完全放荡得像是好好亲热了一场。相当令人吃惊的是,考虑到那支羽毛笔——照片并没有配上文章。仅仅在照片下面有一行Rita Skeeter的话,说“鄙人,本人和我都震惊得无言以对。”



Harry的视线穿过大厅和Cedric对视一笑,完全满足地无视了针对照片的窃笑和疑问。







没多久,当Cedric在越过山谷的窄桥上接近Harry,Harry并不很想听关于下一个挑战的事,或关于那该死的蛋。但当Cedric不断脸红着,挑动他的眉毛,并且开始谈论级长浴室,Harry的心跳加速了。因为这完全不关挑战的事了,难道不是吗?











THE END






对,没有后续。。。这篇我觉得挺可爱的,除了到结尾H稍微有点点走形,其余部分我都看得很开心。